用户名:  密 码:
 
    首页 >> 信息内容
 【我身边的先进】肖勇:我的文学寻根路 
发布日期: 2019-5-24     信息来源:网站管理员     浏览次数:215

    1972年8月的一个雷雨天,我出生在曾经是王爷牧马场的科左后旗阿都沁苏木,从此我便有了两个家乡,另一个就是荞麦花盛开的库伦沟,那里有我家族的祖坟地。

    父母给我起了个响亮的名字——阿勇嘎(雷)。可是没几年,由于多病,老人们说这个名字太硬了,就给我改成了肖勇。于是,在这个纯正的蒙古族村子,我便有了一个不伦不类的汉名,似乎预示着我这一生都要与汉文化打交道。

    七岁那年,一句汉话不会说的我,无论如何哭闹,还是被父母接到城里读书,当年市区内偏偏又没有蒙古族小学,只好念起了汉语,从此我便偏离了母语,游走在汉文化和蒙文化的夹缝之间。

    曾经在广阔的原野上撒欢儿惯了的我,如何适应鸽笼子似的城市生活?何况还有语言障碍,我一度抑郁寡欢,自我封闭,于是把目光投向了父亲的藏书。父亲的藏书很多,但大多是蒙文的,汉文的非常有限,但对小小年纪的我足够了。就是在小学期间,我读了除《红楼梦》之外的三大名著,还有《林海雪原》《红岩》《战斗的青春》《草原烽火》之类的厚厚的小说,对文学产生了初步的兴趣。

    念书十几年,我的作文总贴在班级的墙报上,这让我对自己的文学能力愈发有了信心。即便如此,我也从未想过今后当一名作家。父亲就是一位作家。我能有今天的文学功底更多要归功于他。小时候,每次带我游玩,都附带有写作的任务。就是墙上的一张挂历,他都会让我写篇文章。我想他那时候,就想培养我接班了,可他却从没直接要求过我。直到我即将面临就业,内心最迷茫的时候,父亲对我说了一句话:“孩子,人这辈子想过好,必须有一技之长,你想想你的一技之长是啥,今后干啥。”我想了很长时间,回答父亲说:“我当个作家吧。”就这样,我走上了文学路。

    我不愿回顾早期的作品。不是说现在水平有多高,看不上过去的幼稚了。就现在而言,我也离一个真正的作家有很大差距。虽然也有了很多的光环,国家一级作家、中国作协会员、内蒙古作协理事、通辽市文联副主席、通辽市作协主席,也荣获过这样那样的奖项。这不是谦虚。只有我自己知道,我虽然把我创作的根定位的很准,也为此努力了,但并没有完全融入这个根。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母语文字的遗失,正如我在一篇散文中自问:“遗失了母乳一样的民族文字,我还能读懂草原吗?”读不懂的不仅是代表家乡的草原,还有我的民族和家族。这三则就是我苦苦寻求的文学的根,也是我涓涓探寻的人生的根。“民族是我的根,草原是我的根,家族是我的根。”这是曾经挂在我书房正中的母语书法,借以时刻提醒自己做人和做文。基于这样的认识,我汗颜于早期的作品,也就不难理解了。写就要写自己的民族,写自己的家乡,写自己的家族,这就是我又一阶段的创作理念。在这样的理念下笔耕,我能感觉到离自己的民族、家乡和家族都是那么近,一度带给我无比的创作快感。

    在我的创作生涯中,父亲一直扮演着良师益友的角色。曾经有几年,我和父亲每晚都在家里喝酒,白酒两人一瓶,或啤酒一人两瓶,喝得不算多,战线却拉得很长,主要是父亲给我讲民族、家乡和家族,给我补遗失母语文字的遗憾,就那么点酒,爷俩往往能唠到天黑,以至于等着收桌的母亲每次都要催促:“快点吧,以为在饭店用服务员呢!”父亲用心良苦地给予我的这几年积累,带给我创作生涯中的第一次高潮,发表了很多还算满意的作品,也荣获了自治区“五个一工程奖”和文学创作“索龙嘎奖”在内的一些奖项。

    这样的创作,让我逐步回归,不仅是文学的回归,还有人生的回归,在回归中更深层次地去思索文学和人生,也就是做文和做人。这期间,我加入了中国民主促进会,担任了民进通辽市总支委员,通辽市文学艺术创作编导室主任,连续三届的市政协委员。肩上的担子重了,视野也更开阔了,我对自己文学和人生的根也有了更深刻的认识。记得刚加入民进的时候,我曾就如何做好一名民进会员请教一位老会员。他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了一句话:“今天,你以加入民进为荣,希望明天,民进以你为荣。”这句话我记忆犹新,如今,也经常会给积极分子和新会员们讲这句话。这句话其实是责任与担当。根到底是什么?根是家族情怀,家乡情怀,民族情怀,更是家国情怀。只有爱自己的家人,才会爱自己的家乡;只有爱自己的家乡,才会爱自己的民族;只有爱自己的民族,才会爱自己的家国,爱我们赖以生存的自然与环境。这种爱的情怀就是责任与担当,是我们做人做事最根本的根。

    在日益深刻的认识下,我更努力地去做文和做人,努力去做好人生中的每一件事。也由此,在文化战线、文学艺术界、党派团体、统战工作、政协工作中,被更广泛地认可和肯定,2018年还荣获了“民进全国宣传思想工作先进个人”称号。而在自己最重要的文学创作上,我也越发有了更深厚的底蕴和底气。我想我找到了我文学的根,也找到了我人生的根。于是,在一种深情而缠绵的呼唤下,在内心一种强烈的愿望驱使下,从2004年的清明节开始,每年我都会风尘仆仆地回到家乡库伦旗,长跪在家族的祖坟地,每回都热泪盈眶,因为我深深知道,我额头贴着的这片土地就是我的根。

    正如我在一篇关于草原的散文中所写,我笔下的草原不是单纯的草原,它代表着我无限热爱的民族、无比眷恋的家乡和血浓于水的家族,还有我永远要守护的家国:

    “你看草原上空的鹰,飞得再高再远也不会迷失,因为它把根留在了草原。草原人千年无改的守侯,不就是对根的依恋吗。只有守住我们的根,才能真正留住草原。不是单纯地留在梦里和视野里,而是留在生命里。因为生命才是永恒的。”(肖勇)

    肖勇,又名博·阿勇嘎。1972年生人,蒙古族,祖籍通辽市库伦旗。大学本科学历。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国家一级作家,鲁迅文学院第六届高级研讨班学员,内蒙古作家协会首届签约作家,政协通辽市第三、四、五届委员会委员。现任通辽市文联副主席,通辽市作家协会主席,通辽市文学艺术创作编导室主任,民进通辽市总支委员会委员。

 

 

 打 印 [ 关 闭 ] 向 上
Copyright(C) 2014 BengBu Priority Project Construction Administrative Bureau All Rights Reserved
主办单位:中国民主促进会内蒙古自治区委员会 地址:呼和浩特市新城区成吉思汗东街22号民主党派办公大楼 电话:0471-6924856 蒙ICP备案申报审核中